孩子

11th August
2012
written by 张乐剑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小早儿已经26天大了。看着小早儿一天天白起来,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一生气就全身红通通的小龙虾;看着小早儿一天比一天吃的多,一天多的能吃500ml了,现在担心的是别吃多了,再也不是刚生下来那天才吃了5ml担心的要死的时候;看着小早儿一天天醒的时间越来越多,但很少能够安安静静的跟大人玩,倒是一醒就哭着要吃东西,吃不着就狂哭;看着小早儿再也不像刚出生的时候,吃完就睡着,竟然已经出现了不抱就哭,抱一会儿才肯安稳的情况;看着小早儿吃奶频率逐渐提高,从4个多小时已经缩短到2.5-3个小时,再也不能特别安稳的睡觉了。深刻感觉,养孩子真的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情,随着小孩儿的长大,总有一些“哦,其实当时很正常,是必经过程”的感叹,又同时不断的冒出新的问题,焦头烂额、四处查询去解决,但每次看到小早儿不哭的时候舒展的脸,就觉得自己的小孩儿真好看,想想就高兴。

23rd July
2012
written by 张乐剑

回到家中的小早儿,仍然继承了不哭不闹好养活的良好品行。基本上只要吃饱了,就安静睡觉,不管撒尿还是拉屎,都不能把他唤醒。

回家的第一晚,小早儿在11点半吃了一顿之后,直到4点钟才把我们叫醒,换了尿不湿又吃了一顿之后,直到7点半,我都醒了,他还没醒。

今天是小早儿出生后第一次去医院,长了鹅口疮,医生给开了一些抹的药,,希望能够很快好起来,也希望我们的小早儿能够健健康康的快点长大。

23rd July
2012
written by 张乐剑

由于是早产,经过大家商量,最终确定小孩的小名叫小早儿,或者早儿。虽然是后来取的,但是为了表述方便,放到最前面说明。

小早儿一出生就特别乖,不哭不闹,成天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唯一的问题就是吃得太少,第一个晚上总共只吃了5ml的奶,我晕死,打听一下别人家的孩子,都是30-50的吃,还只是一顿就吃那么多。期间找医生护士咨询过无数次,就说每2个小时喂一次,如果睡着不醒就想办法弄醒了喂。于是弹脚心、甩胳膊、搓手、搓耳朵,什么着都使了,愣是成效甚微,经常弹脚心弹得我都觉得已经非常用劲了,才开始哭,可是手从脚上刚挪开,把奶瓶放到嘴边,又不哭睡着了。一直到有一次他一口气吃了35ml,我们才算是基本放心,现在想想,估计就是早产儿体力太弱,需要睡觉,所以才会这样。

解决了吃奶的问题,刚松口气,医生又说还是有黄疸,需要照蓝光,12小时。放到蓝光箱里以后,我们才认识到之前没有蓝光箱的日子是多么舒服。由于蓝光对新生儿的眼睛和下体有损伤,因此必须穿上尿不湿,戴上眼罩。刚放进去的时候,我们问这个眼罩会不会掉,医生很确定地说,这个很紧,没问题。结果才照了没2个小时,我们忽然发现小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眼罩给拽到嘴巴的位置了,吓得我们赶紧停掉蓝光,幸好是白天,大家看得还算紧,时不时会看一眼,因此估计时间应该很短,问题不大。再去问医生,医生又换了个说法,说当然需要家属看着了,所以晚上得有人熬夜值班,不能睡觉。好不容易把12个小时照过去了,才发现一点曙光,医生又说12个小时是第一次,再隔几个小时以后需要再照第二次,10个小时,于是又熬了第二个晚上。由于蓝光照射时间是绝对时间,期间换尿布、喝奶、洗澡、打针等一切离开蓝光箱的时间都不算蓝光照射时间,因此表面上总共只照了22个小时,实际上从17号下午一直折腾到19号出院前,甚至最后医生告诉我们什么时候照完蓝光,然后就可以出院了。

期间采了一次新生儿足跟血,我想跟着一起进去,医生把我拦在门外,说场面“残忍”,不允许父母在场,否则容易发生医患事故(呵呵,当然是半开玩笑说的)。我只好在门外听着小早儿撕心裂肺、鬼哭狼嚎了一阵,然后看着他脚后跟包了个纱布出来了。医生很高兴地跟我说,小早儿很配合,一次搞定,不像有的小孩要弄好几次(因为要采3管血),所以受苦还算是少的。这里还是要表扬一下小早儿,他充分发扬了神经大条、不记仇、任他泰山崩于前我自撇腿睡大觉的精神,在从采血室推出来的一瞬间,他就又不哭了–睡着了。

值得一提的是小早儿只要一用力哭,就全身通红,早上洗澡是他哭的最大声、最持久的时间。在护士MM抱着他给他冲水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一只体积庞大的麻辣小龙虾,要不是觉得小龙虾的名字实在不好听,他的小名就不是小早儿了。

23rd July
2012
written by 张乐剑

自从孩子出生,这周一直都很忙,现在总算能够闲下来把前几天的事情记录一下。

孩子的预产期是8月4日,算算日子应该还有不少时间,所以也没太当回事,平常该干嘛干嘛。

13号LP去医院产检,医生说需要多运动一下,要爬爬楼梯,结果可怜的LP回到家就从20层爬到了32层,又走下来。当天跟同事说起来这事,大家都说孕妇只应该平地走路锻炼,不应该爬楼,身体负担太大,而且下楼对膝盖不好,可是楼已经爬了,大不了明天不再爬楼就是了,也没多想。

14号又一家人去逛商场、超市买东西,回到家LP说有点累,需要早点休息,还是没多想。

15号早上起床后,LP去了趟厕所,说是有点红色,但颜色很浅,也很少,不知道是不是见红了。上网查了查,有的说是,有的说不一定,所以决定再等等看,观察一下再说。于是先开车去火车站接了老丈人(本来老丈人还想再晚点来,等到7月底再来,我们说男孩有可能出来的早,所以才订的早一些的火车),一家人吃完午饭后,LP说肚子一直隐隐作痛,不舒服,最后还是决定去医院看看。其实当时仍然一点都没有觉得要生了,只是图个安心,所以什么都没带,就两个人开车去了医院,准备让医生看完就回家吃晚饭。

谁知道,从挂完号医生的第一次检查开始,所有事情都发生了转变。医生说小孩的头已经到了宫颈口了,非常低,需要看看目前的疼痛是否是宫缩反应,又上了监测仪,结论是确实是宫缩,于是通知我需要住院,有可能会生。我晕,幸好之前待产包早就准备好了,打电话让妈妈爸爸把待产包从家里拿来,直接住院。(前人的经验还是非常有用的,提前准备好待产包,万一遇上这种意外情况,也仍然可以不慌不忙,拎着包就可以出门了,不用临时找需要带的东西)。医生很郑重的跟我说,现在出生属于早产,问我到底是打保胎针,还是顺其自然,又说已经36周了,两者都可以,让家属自己做决定。娘的,最烦这种两者都可以的事情了,我又不是专家,哪知道哪种最合适,咨询了一圈,最终决定还是顺其自然,既然今天姥爷刚来小家伙就着急想出来了,看来是想见见姥爷了,那就顺其自然吧。由于事情突然,医院的单间病房都没有了,只能住6人间,都是孕妇,不方便家属陪同,所以晚上只能LP一个人在医院里躺着,我们都先回家了。

回到家大家还在说着宝宝可以再多呆两天,很快就37周了,足月再出来更好,也想着第二天上午再去医院陪陪LP,也已经协调好了第二天就能有单间病房,到时候就可以晚上陪床了。结果第二天早上6:30,我还没起,LP打电话过来,说昨天晚上宫缩一晚上,没睡着觉,医生早上检查以后认为很快就要生了,已经把她推进产房了。我再晕,赶紧起床,一家人赶到医院,可是家属不能进产房,只能在外面干等着。期间主治医生还跑出来告诉我们,小孩经过仔细测算,估计也就36周左右,有可能生出来会很虚弱,如果要进恒温箱24小时监护,这个医院的设施不够,需要转院,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又说现在孩子的胎心太平,不一定能够自然生产,也不排除剖腹产的可能性,同样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哎,其实无所谓了,只要大人小孩都身体健康,就比什么都好。

11点40,孩子终于出来了(中间医生一直没有让我们签什么字,所以应该是自然生产,LP真棒,辛苦了!),站在楼道里听到孩子响亮的哭声,总算心里安定一些,接生医生又出来告诉我们5斤6两,还算好,不算太轻,心里更加安定。2个小时后,医生总算把LP和孩子都推出来(说是早产儿必须观察2小时,没问题才能推出来,否则就会直接安排转院),母子平安,一切顺利!

心里很高兴,但是并没有那种欣喜若狂的感觉,更没有电视里那种喜极而泣,似乎一切都还算是平静,问了LP,LP也说还好,没觉得怎么样,当时刚生出来,疼得实在难受,都懒得看一眼宝宝的样子。哈哈,以后宝宝要是知道了,估计很不爽。

接下来主角就从LP变成了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