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5

24th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句话让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路漫漫”三个字,尤其在毕业的路上。

我那可怜的小论文,那篇投往北邮学报的可怜的小论文,那篇去年10月份就投往北邮学报的可怜的小论文,在经历了三次“对不起,你的论文的审稿人意见一直没有回来,我们也催了好几次了,还是没有回来,要不再帮你另投一个审稿人吧,你再把文章发过来一下”的话语后,在辗转在四位公务繁忙、日理万机的审稿专家的手中后,终于看到了回复的意见-二审过了。

正要高兴,编辑告诉我,还需要编委会讨论才能最终决定是否录用,而编委会一年好像就开两次会,讨论论文的录用问题,下次编委会可能在10月份左右开会,还需要再耐心的等待几个月,当然等待的结果也可能是“不同意录用”。

想想别人最快两个星期就同意录用了,而我已经整整等待了8个月,还要再等几个月,老天怎么这么不公平!!想死的心都有!!!!

23rd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前些天芙蓉姐姐很是出名,今天又在网上看到了程菊花的表演(HTTP://images.5460.net/data2/bbs/00/39/70/684802.wmv),第一个感觉“现在人是越来越大胆了,越来越敢于表达自己了”,但是同时又觉得很不舒服,这就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展现自己的方式吗?其实自信和自负只差一步之遥,而不知天高地厚、没有自知之明的自信几乎与狂妄、恶心无异。

估计大家只是生活的太闷了,希望能够有一些调剂的作料,这些文字、图片、视频的流传,甚至是追捧,不过是一种猎奇心理,就如同大家都喜欢看超级女声的海选一样,不在乎表现的是否出色,更重要的是发现还有这种胆敢出来吓人的。

大众的心理很好解释,只是这些人的心理无法解释,总不会就是为了博得大众一笑吧,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真要佩服佩服了。

写完上述文字,又看到了一个视频,真是人才济济啊。(mms://vod.tom.com/music/0506/chaonv2.wmv)

21st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天气太热,出门如同进入一个蒸笼,吹来的风也丝毫不见凉意,到让我感觉是不是站在别人家的屋外空调箱旁边。

心情不好,而且困,但是却有无数事情等着我去做,虽然可能没有人催,但是我知道那是我的事情,任何人无法帮助我。于是在荒度了一个又一个小时、一天又一天之后,心里开始莫名的发慌,我还是以前那个我吗?

19th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本来订的家政公司是8点半过来,结果到了10点竟然还没有来。打个电话去,说是总部电脑出了问题,没有通知具体的人,结果耗到11点人才来。

活做完了,看到很多细节地方都没有打扫干净(让他们补打扫了几个地方以后,懒得再说了),不太爽,不过在家里随处可以光着脚走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呵呵。

10th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原以为要用英文交流半天,谁知道大家都是找熟人说话,所以大部分都是用中文(和中国人聊天),呵呵,交流的东西也不主要是3G和B3G,想到什么说什么,白准备了半天。

参加这个自助餐会的收获主要有四点:

  1. 见到了李道本教授,并聊了会儿天(虽然主要是听他说,而且主要是非技术的聊天)
  2. 了解了这种自助餐会的形式,就是端着杯子四处晃荡,找人聊天(以前没参加过,土就一个字)
  3. 进了英国驻中国大使官邸,看了看他们的后花园,夏天来确实不错
  4. 吃了自助餐,填饱了肚子

心情不错,但是还有更烦心的事情,抵消了。

10th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DDR2的笔记本内存已经拿来了,也换上了。呵呵,768M,直接禁掉虚拟内存,把无数原先屏蔽的自动启动的软件启动起来,看看占用的内存,才400多M而已嘛,小case。

9th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今天下午打电话告诉我申请的内存到了,让我下去领,呵呵,那个美啊!

可惜,到了下面,打开机器,发现内存装不上去。FT,公司也没注意这是DDR2的内存条,结果拿来了DDR的内存条,只能继续等待了。

抱着笔记本又郁闷地回到了座位上。

8th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周一狂开了一天会,从上午9点半一直开到凌晨1点,足足15个半小时(当然其间包括两顿饭)。虽说是产品的问题会议,但是总的来说还是管理的问题,深刻认识到公司的进步和管理的进步是多么息息相关。

有些问题已经提了很长的时间了,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纸上谈兵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落到实践中,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人员的配备、需求的紧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总归是一个矛盾体,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没有人能够想出更好的办法。

很想知道那些知名的大公司在做大的过程中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但是如果实在没有途径知道,就只能靠自己摸索了,钉子是一定会碰的,头也是一定会破的,就看最终是人倒下还是钉子钉进墙里去。

3rd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http://sports.sina.com.cn/go/2005-06-02/14011592943.shtml

一直以来不太喜欢聂卫平,虽然曾经是中国的骄傲,当然也和自己本身对围棋没有兴趣有关。很难说清楚具体的原因,总是觉得聂卫平年纪大了以后水平下降很多,经常出昏招,而且又以棋坛老前辈自居,很没有风度。

对于网友的好意相问,曹大元总是好语回答,而聂卫平却对大部分问题不屑一顾。

【中原剑客】:中国的棋手管理体制和国外的根本区别是什么?以后会有什么改观吗?

【聂卫平】:有根本的不同,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改观。

呵呵,经典。

【齐烟九点】:近来从媒体上看到聂先生\曹先生的消息似乎不如前几年多,两位大师在忙什么?

【聂卫平】:我们也在忙围棋事业。

【曹大元】:因为比赛成绩不好,所以可能会给你感觉消息不多,近两年来主要是带山东队征战围甲。有空也给一些低段棋手上上课。

两人回答问题给人感觉的差异可见一斑。

【新浪棋主】:请问聂棋圣,您同年龄同时代的对手如曹薰炫、小林光一等人依旧活跃在第一线,面对您的现状,这些有没有刺激过您?您觉得您过早衰落的原因是什么?是个人的生活上的不自律吗?

【聂卫平】:请你提问题注意礼貌一些。

这样的提问确实不应该,也确实没有礼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以后,却觉得很过瘾。该打该打。

2nd June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其实现在缺少的不是过儿童节的心态,而是过节的心态。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