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5

31st August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忙,而且忙的有些不太正常。无数件事情集中在一起,哪件都没做完,哪件又都不想做。
总是有无数的计划,而且是光明、灿烂的计划,但是结果总是推迟,使自己不由得怀疑自己,当初是否应当制定计划。
想工作、想休息、想锻炼,什么都想做,真是奇怪。
26th August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这次去江西出差,遇到了一个不错的出租车司机,服务热情,价钱也明明白白。于是从宾馆去机场,又给他打了电话,让他送我去机场。因为之前在从机场到宾馆的路上已经聊过,我说我不喜欢早起,于是他说我可以6点半下楼(7点50的飞机),他6点15就在楼下等着,这样我可以多睡一会儿。上车以后,还主动问我是否吃了早点,知道我没吃早点(宾馆早饭要7点才开始),就带我到卖早点的地方,帮我下车买了早点(来不及吃了再走,只能在车上吃了),最后还没收我早点的钱(早点是他掏的钱),呵呵,真是好人啊!
22nd August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周末去看了一趟艺术展览,本来我这个艺术细胞缺乏的人是不太会去看什么艺术展览的,不过让我感兴趣的是展览中提及的脑电波实验,于是兴冲冲的去了一趟。
展览在酒仙桥路798艺术区中的大山子艺术区里面,名为帝门艺术中心,很气派的名字。
要说这个展览,还需要提及798艺术区,这是一个废旧的老厂区,很大,其中许多车间和厂房租给了那些为艺术奋斗的艺术家们,可能是这里租金便宜,而且艺术家(至少是为了自己的艺术梦想而奋斗的人们)云集,因此人气挺旺,也显得这里艺术气息很浓,每个路的岔口上都立着一个指路牌,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若干个“XX工作室”、“XX艺术中心”、“XX展览”的名字。
按照路牌,顺利的找到了大山子艺术区,又按照随处可见的路牌上“帝门艺术中心”的指示走进了一个小厂区。这个厂区不大,深不过三、四百米,很快就走到了尽头,看到了很多诸如“韩国XX艺术展”、“XX画像工作室”,却依然没有找到“帝门艺术中心”。问了一个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才知道这个艺术中心就在我们走的这条路上,却因为处在路边的一个高台上,且被一堆货物箱子挡着,因此错过。哎,浪费了“帝门艺术中心”这个很NB的名字。
杀个回马枪,这次很顺利。进入展厅,发现展厅真小,所有的展览品只有三个,两个花瓶,从不同的角度会看到花骨朵、盛开的花、木鱼以及金鱼的全息摄影像,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此次去的主要目的-脑电波实验。
工作人员介绍,人的大脑会释放出一种脑波,叫做α波,当人的大脑思维不活跃,比较安静的时候,α波释放的较多,而当人的大脑思维活跃,思考问题较多时,α波释放的较少。这个实验中,一次需要两个人参加,每个人在脑袋上戴上一个仪器,用来检测α波。两个人中间是一个宽大的投影显示屏,里面会显示一池水,仪器根据两个人的α波对比,释放α波越多的人就会在池中开放越大的荷花,数量也越多,通过颜色区别两个人所开的荷花。在荷花实验结束后,池中会出现十几条鱼和两个鱼缸(还是捞鱼的鱼兜,没注意),释放的α波越多,就会有越多的鱼跳入这个人的鱼缸中。
就是检测一个人的入静程度嘛,呵呵,什么都不想,就是盯着一张荷叶,看着它张大、缩小,或者盯着一条鱼,看着它游来游去。果然很有效果,荷花是我开的最多最大,鱼也捞的最多,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看完这个展览,又去其他工作室、展厅逛了逛,还不错,整体氛围很好,还是有不少值得看的东西的。具体就懒得说了,如果有兴趣再写。
15th August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1、  别人找来,立即停下自己手中的活,先做完他吩咐的事情。别让别人等。别人事情卡在自己这里。自己独自能完成的事情,放在后面做,放在空隙中做。需要和别人配合的事情,优先做。这样能保证进度。

2、  及时反馈结果。快迟到了,提早告知会迟到多少分钟。做错了,没完成,都没什么,没结果最可怕。没人相信不了了之的人。

3、  需要多人合作的事情一定写文件。文件中多举例子。画图。别嫌麻烦。文件要详细。现在人的事情很多,记不住什么。Word文件比IM效果好。文件+面谈+电话>IM

4、  通告自己的进度,追问别人的进度。

5、  尽量使用自然语言表述。万不得已,要使用概念,要仔细进行概念定义,避免误解。很多配合无法进行,是大家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6、  不搭界的人不要让他参加会议,开会,人越少,效果越好。每次会议不要超过20分钟。多开会,开短会。跑到他身边说两句可能比一下午的多人总结更有用。

7、  珍惜搭档。不要老换搭档。磨合的成本太高。

8、  提高自身的全能能力,减少配合。自己和自己的配合是以光速和无限的带宽在大脑中进行,多人合作慢如牛。慢到无法推进。

12th August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8日就预报的“北京十年一遇的大暴雨-麦莎”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可谁知道今天的一场暴雨却预报的不够准确,提前预报的雨量并没有实际的大,加上“10年罕见大雾、暴雨、雷电联手进京”,对人们的出行造成了较大的不便。
我没有怪天气预报员的任何意思,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天气预报技术水平确实没有到“准确”预报的水平,不过我想天气预报员肯定要比我们想象的郁闷的多。
据说(纯粹道听途说),中央气象台台长受到重批。
8th August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今天下午什么事情都不想干,于是待在家里看电视,正好是东亚四强赛男足最后一场对朝鲜的比赛,2:0,最终夺冠,多么好的事情啊,可是看了比赛过程,实在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看看比赛过程中朝鲜队的踢法和最终的临门一脚,水平实在不高,可惜中国队除了在把握机会上确实强于对方之外,简直一无是处,失误、犯规、不恰当的跑位,比比皆是。面对这么一支水平不高的朝鲜队,竟然被压着半场狂轰乱炸,只能打防守反击,没有失球,简直是奇迹,只能说对方一是把握机会能力差,另一个就是运气实在差了点。
再看看赛后对谢晖那一次进球的吹捧,让我毛骨悚然。难道大家都是瞎子吗?不可否认,那脚直塞传球确实非常好,传中也还不错,但是看看谢晖的接球,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球传到自己脚下。虽然最后球进了,但是值得夸奖的仅仅是他最终的射门,那一扣一射,接球的反应和动作简直太让人失望了。我不相信他能够预料到这会是一个反弹球,而且反弹的地点正好第一个朝鲜后卫没碰到,第二个后卫又正好错过。按照我的理解,他应该主动去争抢这个球,而现在的感觉是他站着看着球传出来,只是正好球传到了脚下,所以进球了。
我不会踢球,也不懂足球,可能说的不对,但是这是我的想法。
2nd August
2005
written by 张乐剑
虽然家里有台电脑,但是实在古老,MMX200,呵呵,其他配置就不用说了,慢的跟乌龟一样,而且14寸的老式显示器,爸妈看一会儿就嚷着眼睛不舒服,所以这几年放在家里一直没怎么用。前段时间家人忽然又想起来要上网、收发邮件和msn聊天,于是决定给家里换一台新电脑。
正好这次高温假回家,趁机给老爸老妈攒了一台电脑,Celreon D 2.66G,华硕P848主板,GeForce 128M/128bit独立显卡,三星17“ 8ms TFT,希捷80G硬盘,华硕DVD刻录机,摄像头,金和田机箱,5730大洋。
好多年没有攒过机器了,完全不知道市场行情,而且对于什么样的配置比较合理也不太清楚了,花了2天半时间去了解,又是上网,又是踩点,第三天下午总算把电脑抬回家了。
虽然超出了原先的5000的预算一些,但是看着老爸老妈高兴的坐在液晶屏面前玩电脑,又是上网看新闻,又是下载歌曲和电影,又是用我刚装上的msn视频聊天(虽然只有我和我哥两个好友,:)),还用outlook收发邮件和设定一些提醒事件,呵呵,心里还是满爽的,尤其是老妈兴致勃勃地玩到临晨2点多,也不觉得眼睛难受,这得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