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6

31st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使用Google Desktop Search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感觉还不错,可是自从最近升级到3.0版本后,一系列不爽的事情发生了。
首先原先好好的web剪辑,现在在打开某个rss新闻的时候,会开两个浏览器窗口打开相同的内容,害的我每次看新闻都要关掉一半的窗口。这我就忍了。
然后发现GDS的内存占用率增加了,那个我不会去使用的多台计算机本地搜索的功能虽然并未开启,但是却占用了我更多的系统资源。这我也忍了。
最后竟然发现GDS有内存泄漏(呵呵,就象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计费产品一样),几天不关机,GDS的一个进程竟然可以占用将近200M的内存(包括物理内存和虚拟内存),本来我的软件装得就多,内存就不宽裕,竟然还给我来这手,实在是不想忍受。
真心希望Google赶快修复这个bug,否则我这个google fans就要倒戈了。
31st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今天把客厅里的墙壁都喷了一遍涂料,遍地是废报纸、塑料布、涂料粉尘,空气中也洋溢着粉尘的味道,太乱太脏了。
由于涂料还没有完全干,现在打扫卫生怕灰尘又沾上涂料,因此必须等到明天涂料干了以后才能打扫卫生,今天要在这个糟糕的环境下过一晚上。
明天去上课,所以家里卫生的工作交给小时工完成,由爸爸妈妈监督,等我回家,估计应该比较干净了已经,呵呵,家里有老人就是好啊!
30th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惨啊,短短半年竟然参加了四次体检,抽了四次血,都快赶上献血了!
今天上午去学校体检,在抽血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洁癖老师,呵呵,以前都是从电视上或者书上看到的,现在看到真人了。
她在我前面抽血,所以整个过程看得真真切切。
先是问医生,抽血能不能屈膝蹲着,不坐着。我还觉得奇怪呢,难道身上哪儿有伤?在医生的一再坚持下(抽血时间较长,蹲着容易累,而且身体容易动,不利于抽血),终于坐下,我这才猜到可能是嫌医院的椅子不干净。
把袖子挽上来后,医生发现她的血管比较细,不好找,于是不停地拿手拍打她的胳膊(抽过血的都应该看到过这种景象),她开始表示抗议,希望医生换一个医用手套,因为那个手套已经触摸过别人了,应该改用一次性手套。医生拍打了一会儿,还是觉得这胳膊的血管比较细,不好找,于是要求她换个胳膊。她又不同意,说以前抽血都是这只胳膊,另一只胳膊血管更不好找,而且这个胳膊已经脏了,不想再脏另一只胳膊(呵呵,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反正死活不肯换胳膊,连把袖子挽上去给医生看看血管都不肯,医生只好说那如果一次抽出来血不够多,需要多扎几次可得有心理准备。
抽血前,先拿碘酒和酒精消毒,她又不停地要求医生消毒面要广,时间要长,要不不干净。由于她的血管比较细,不好抽血,因此医生消完毒后,又拿手按了按她的血管,好找准位置,于是她又不干了,说是刚消完毒,医生又拿手按了,等于白消毒了,必须重新消毒。医生说碘酒和酒精比较凉,擦完以后血管会稍稍收缩,位置也可能有些改变,所以必须在扎针之前要再找一下,她还是不同意,说不干净,最后医生只好用酒精擦了擦手套,表示消毒才算作罢。
好不容易抽完血,医生给她一个棉签,要她压着(胳膊上都有血滴渗出来),结果她直接就伸直了胳膊,一点都不压,首先想到的是找医生再要一个沾上酒精的棉签以便消毒。医生劝了她几次先压着,都不肯,非要等拿到棉签以后才肯压着,结果没一会儿就鼓起一个大包。
呵呵,牛人啊!
29th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这几天都在重新装修厨房,好麻烦。噪音不说,灰尘不说,客厅的墙面都要重新喷一遍,所有客厅里和厨房里的东西都要放到卧室和书房里去,挤的下不了脚了都。
21st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虽然长沙下着雨,还是没有挡住我们去感受岳麓书院的决心。
岳麓书院坐落在湖南大学里面,门票30,但是感觉很值。
一进书院大门,“于斯为盛,惟楚有才”便映入眼帘。在书院四处,明刻宋真宗手书“岳麓书院”石碑坊、“程子四箴碑”、清代御匾“学达性天”、“道南正脉”、清刻朱熹“忠孝廉洁碑”、欧阳正焕“整齐严肃碑”、王文清“岳麓书院学规碑”,各种碑文书法随处可见。无论是写有福寿二字的赫曦台、藏有万卷图书的御书楼,或是仙风道骨的吴道子画像,令人肃然起敬的孔子雕像,还是雾气氤氲的花园池塘、流水潺潺的小桥石径,甚至是正在重新刷漆的崇道祠、湘水校经堂,无不透着一股书香气息,一种文化底蕴。院中还设立了极富立体感和真实感的砂石画展览,恨不得每张画都拍上一张照片。
良久,才恋恋不舍步出书院,深感自己读书太少,学问太少,这才明白为什么书院外面有一个“自卑亭”。真是,在这里,怎能不自卑?
极度羡慕湖南大学的学子,环境如此优雅,若此处称为学堂,则北邮只能称为厨房。(“厨房”只是为了押韵,想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对比形容,希望有人能够给出一个更贴切的词,这里先谢谢了,顺便再去自卑亭走一趟)
19th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今天上午参加会议,局方网络部、计划建设部、计费中心等各个部门都来了人,尤其是一个市场部的领导,这水平……,对他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
其实会议的议题很简单,一件事情,可以我们做,也可以BOSS做,所以让两个厂家来人一起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确定到底谁做比较合适。
首先各部门人员介绍了一下当前的状况和存在的问题,接着市场部领导用我勉强可以听懂(深刻体会学会一门方言是多么重要啊)的大舌头版长沙普通话发表了他的意见(其他两位同事愣是没有听懂)。接下来,由厂家介绍各自的解决方案。
我们介绍完前半部分解决方案以后,市场部领导和我们的精彩对话就此展开:
领导:这个东西你们不能做,有些计费问题你们到现在还没有解决,总是有错单,而且你们的计费参数不丰富。
我们:计费的灵活性我们已经做出了一个方案,我们可以介绍一下后面的解决方案。
领导:不用介绍了,我就不相信你们能和BOSS一样灵活?现在的资费都能实现?
我们:是的,我们可以实现。
领导:(插话)做出来个鬼,我不相信,好了不说这个,你就说现在的计费问题怎么解决吧。
我们:交换机上报的一些参数没有按要求填写,我们现在正在通过增加跟踪点查找原因(因为出现几率很小,所以很难直接抓到现网信令)。
领导:那你们为什么查不出来呢?去年5月份就出现了,到现在也没查出来。
我们:去年的问题已经查出来了,就是交换机的问题,交换机已经加载了补丁,中间有一段时间已经没有问题了。
领导:那么现在怎么又出现了?
我们:正在查找,我们没有发现自己的问题,正在抓信令,确定交换机是否还有问题。
领导:那怎么还没找到?现在计费就是有问题。
我们:这是双方配合的问题,如果交换机上报有误,需要交换机按照规范修改,我们没办法修改。
领导:这是你们提的方案,你们就要负责。计费不能有任何问题,不管是哪个厂家导致的,你们都要保证不出错。要不然我们由于计费出错的赔偿,都由你们公司负责。(汗!所有人笑)
领导:还有一个问题,现在存在你们该出话单没有出而造成的投诉,怎么解决?
我们:交换机没有上报消息,需要交换机解决,我们无法解决。
领导:你们既然不能打保票说如果由你们来做,计费百分之百没有问题,那就不能让你们做。
我们:可是这个错误不关我们的事情啊……
领导:这个我不管。
我们:……
领导:对于交换机和智能网之间信令链路出现故障的情况,可能引起用户投诉,怎么办?
网络部: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不过理论上总是存在的(去年18起投诉),按照统一规定,用户投诉予以补款。
领导:那为什么不全让BOSS来做?
计费中心:投资太大了(补款损失和BOSS投资比例为1:30,也就是说需要30年才能收回投入成本)
领导:(拍着计划建设部的领导的肩膀)钱你不用考虑,自然有人出。
计划建设部领导:(苦笑不语)……
……
还有很多,记不清了,反正其他所有与会人员只要一开始讨论技术细节问题,他就把总的问题再拿出来胡搅蛮缠一下,结果最后什么结果都没讨论出来,还要再写一篇文档提交给他们再讨论。我狂ft。
19th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今天到长沙参加一个技术交流会,下飞机后在宾馆讨论明天开会的注意事项直到11:30。饥肠辘辘,于是三个人准备出去吃点夜宵。
问了宾馆大堂的人,得知“南门口”是长沙一处有名的小吃聚集地(其实以前也听说过,只是一时没有想起来),于是上车径直杀向南门口。在出租车司机的推荐下,来到四(ai)(jie)(这两个字实在烦杂,没记住怎么写,反正是姥姥、外婆的意思),点了一份口味虾、一份黄鸭叫、数块臭豆腐以及饮料若干,狂吃了一通。呵呵,臭豆腐味道不错,比城隍庙的好吃数倍;黄鸭叫确实鲜嫩,大块朵颐;只是口味虾太小,吃的不够爽。
满腹辣味的回到宾馆,洗漱完毕,准备心满意足的睡觉。希望明天交流完后,晚上能够在朋友的带领下,感受一下久闻大名的长沙夜生活(不过估计时间太短,感受不了多少,可惜)。
16th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看着YM一个人在场上狂奔猛突,感叹一个人要是真是成了球队老大,30多分很容易得的,可惜篮球毕竟是五个人的游戏,看看前三节火箭除了YM得了29分之外无人得分上10,而小牛诺维斯基22分,特里15分,丹尼尔斯10分,就知道火箭没戏了。
除了第四节阿尔斯通连中了两个三分之外,外线投手的命中率惨不忍睹,让小牛可以心安理得的包夹YM,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不输球呢?算了,火箭不用再拚了,一定进不了季后赛,太阳、小牛、马刺这三支队伍火箭无论碰到谁都必输,还不如多锻炼一下新人呢。
不过从出场时间来看,斯威夫特是彻底不入范甘迪法眼了,连新人海耶斯、布伦森都打了11分钟和10分钟,他只打了不到6分钟。
14th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拿到了windows messenger 8 beta的邀请了,还剩11个,有需要的可以留下信箱。
12th March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去三亚参加HP的会议,名义上是开会,实际上是请客户出来玩玩(呵呵,不过我开会可是很认真的,和HP以及亚信的人就融合计费还是讨论了很多)。
昨天去蜈之洲岛潜水,结果丢脸至极,才潜到3米耳朵就受不了了,巨疼,试了好几次,也试着憋气、鼓气、咽口水什么的,还是不管用,只好作罢,在很浅的地方四处看看。听别人说都已经潜到底了(不过也就7、8米),看着海葵、海参、珊瑚什么的,这个羡慕啊。我也能看到珊瑚,但是只有白色和绿色两种,不够五颜六色,倒是鱼能看到不少颜色的,还有一个红色的“小丑鱼”(当地就这么叫)。
今天去了南山佛教文化苑,有个三面观世音。在坐车去的路上,正昏昏欲睡之际,导游忽然说到,这里也能看到三面观世音,并用手指了一下,等我扭头去看的时候,已经被群山挡住,看不见了。没有在意,反正到了一样能看到。到了以后,导游介绍说,三面观世音就是有三个面向不同方向的观世音组成的,每一面各自表示慈悲、和平和智慧。当时没有细想,只是游览。首先到了观海台,只能看见观世音的一个面,然后又坐游览车去了观世音佛像脚下,看到了第二面,第三面由于面向大海,而且没有景区,因此无法看到。我们在观看的过程中,就在讨论如果让我们自己祈福,如何选择这三样。同行的MM不加思索道,当然首先是智慧,然后想了一下,又说第二是慈悲,最后才是和平,大家都表示赞同。于是问导游,我们看的两面是代表什么。谁想到与我们的结论惊人一致,观海台看到的是智慧,佛像脚下看到的是慈悲,而没看到的则是和平。众人感叹不已,这个世界真是现实。
回去的路上,导游忽又手指车窗外,说这就是观世音的和平那一面,扭头看到,一清二楚,遂了了心愿,三面都看到了。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