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6

27th June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估计澳大利亚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的结局,多一人,占据绝对优势,结果在最后几秒钟给了意大利一个点球的机会。
今天晚上澳大利亚球迷是最痛苦的,而意大利球迷是最狂喜的。
可怕的黄健翔,自己的倾向性表露的太明显了,竟然在意大利获得点球后,狂喊“不要给澳大利亚机会!”,而在托蒂点球罚成功后,撕心裂肺的感谢着意大利的每个球员,以及上帝。
26th June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由于对足球的热爱(呵呵,酸了点,其实主要原因是不困),还是看完了两场球。
虽然无数人骂小贝,可是英格兰没了小贝还就是不行,印象中本次世界杯英格兰的每个进球都和小贝多多少少有点关系,一招鲜,吃遍天啊。
一直就不喜欢费戈,连带着也不喜欢葡萄牙,所以一直希望荷兰能够扳平(还有一个想法,反正已经没有睡觉了,还不如让我看看加时,最好是点球--无耻啊)。看到最后,竟然有点搞笑,每次看到一张黄牌或者一张红牌被无可奈何的裁判亮出来的时候,都有点想笑的感觉。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比赛一定会记入史册。
25th June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其实我就是一个伪球迷,可是今天晚上的两场比赛又都想看,所以it is a problem。
25th June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写这么个题目,一切都源于今天下午看的实话实说节目。这一期的实话实说请来了一些刚参加完高考的考生和家长,内容很实在,没有偏执于去追挖“高考制度的不合理”,也没有去集中控诉“独木桥的弊端”,而是把重点放在了当前的高考对考生心理的影响以及家长的应对上,最后点出了对这种制度的希望。
整个节目突出了“心理压力”四个字,每个考生都提到考前的压力,每个家长也都提到如何发现自己的孩子压力过大,又如何去想办法解决。
面对压力,每个孩子的表现不一样,有的孩子在“二模”中考试成绩不理想,压力陡增,自信心丧失,甚至有些自暴自弃,成天睡觉不学习;有的孩子则是长久的压力积累起来,本来是一个很听话、也很懂礼貌的小孩,一次简单的玩笑,就将怒火发泄到对方(女同学)身上,踹了别人一脚,现在回想起来,只能说那一刻的自己不是自己;还有的孩子在自己的班级留言簿里写到“除了睡觉和看球,我能平静下来,除此之外,只要一睁眼,压力就在我身边死死的压着”。
家长也是压力重重,由于请来的主要是母亲,基本上都为孩子的高考前的状态掉过眼泪,更有一位母亲谈到,这是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不论孩子生病还是什么,自己都能帮上忙,就这次,看着孩子情绪低落,不知该如何是好,想帮忙又不知道怎么帮,只要一提“高考”,孩子就更不高兴,只能一边担心,一边在旁边看着。
再看到镜头给出的高考结束的画面,考场外聚集无数家长,而且很多家长手里都拿着鲜花,孩子一出考场,就快步迎上去,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感动。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印象中自己高考前好像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理历程,高三一年还是该吃吃该睡睡,反而是玩的时间比高一、高二更长了,而高考中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也许是地方小,从考场到家骑车不过十几、二十分钟,都是自己独自骑车去考场,中午考完照旧和一帮同学骑车回家,吃完午饭休息一下再去考试,全部考完就是照着标准答案估分,然后报志愿,一切都很平淡。不知道当时父母是什么样的心理状态,也许一样非常紧张,小心翼翼的不提高考,希望让我能够以一种更为轻松的心情去面对,一样费尽心思给我做我爱吃的饭菜,不让我为除了高考之外的任何事情去烦恼,反正当时的我什么都没想,也就这么过去了。今天看到节目,忽然涌出一个念头,要是我以后有小孩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应该如何调节小孩的心态。想了一会儿,不知道,没有答案,很多事情还是要靠自己,或者说要靠前十几年的培养,而不在于那一时。
引用在这个节目中一个孩子在高考后给父母写的信中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结束,“这一年,你们比我累”。
21st June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虽然现在属于世界杯时间,我还是关注着NBA总决赛。
相比较热火而言,小牛的打法更让人觉得激情四溢,尤其是前两场2:0干净利落的把热火斩于马下,更让人觉得小牛一定是总冠军。谁知道,竟然被热火连赢四场,4:2翻盘。
其实这样的结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捧出了一个“乔丹下一代”-韦德;让奥尼尔的诺言“我一定会让你们拿到总冠军”兑现;又让在NBA拼搏了无数年,被公认为伟大球员,却始终拿不到总冠军的佩顿和莫宁得偿所愿。
20th June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已经很多天没有更新了,一切都源于一个项目,一个做起来要人命的项目。
从确切知道什么时候要进行测试那一天起,日子就开始颠三倒四起来。加班、熬夜,家常便饭,每天在脑子里的就是还有多少没有做、怎么做,倒是很久没有过这样”充实“的日子了。
几个人聚集在我的办公室里,集中开发,每天面对着电脑屏幕,编程、测试、以及解决那些说死也没人相信、解决完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灵异事件“。似乎从来没有感觉过一个项目是那么不可控,无论是代码、环境还是”上帝“,可以说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一个问题,测试失败,换个手机可能就好了,要是换手机不行,换个SIM卡也可能就OK了,实在不行,就重启,服务器、台式机、笔记本、手机,能重启的都给他重启一遍,做到最后,基本上任何一个看起来很小的问题,不花上3、4个小时去解决都不可能,在解决过程中会发生无数奇怪的事情,经常一个问题解决了一半,忽然出现了另一个问题,然后再去解决另一个问题,反正没什么事情是可以顺顺利利解决的。
直到昨天,本来以为可以轻松搞定最后几项测试,公司的网络又出问题,死活连不上要测试的服务器,折腾来折腾去。
总算是今天把所有能够测试的项目都测试完成了,心里却也没有那种特别高兴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还是要谢谢所有的项目组成员,老鹰、regal、小石头、bell,虽然牢骚不断,却都尽职尽责,这段时间大家都太累了,好好歇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