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30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周六去参加一个如何更好沟通的培训,讲课的是翟鸿燊教授,据介绍很牛,上网查了一下,好像也确实挺牛。
培训了一天,其实没记住多少东西,只是他讲到的一点印象深刻:沟通技巧不要多说,因为你可以随便找本说沟通技巧的书,关键是面对沟通的人的心态和情绪,三点-喜悦心、包容心和同理心。
22nd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又经过将近7个小时的飞行,中间没有经停,终于回到北京。公务舱的感觉还不错,起飞前独立的休息室、免费的自助餐、上下飞机的独立通道、能够把脚伸直的宽敞的空间以及一趟飞行中多次来回询问是否要饮料,有钱真不错。

21st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今天终于有空去逛了一下雅加达,在网上查了一下这里的观光地点,确定了三个地点,旧海港、雅加达博物馆和国家纪念碑。

之前在这里呆了那么多天,每天不是在酒店,就是在办公室,要么就是在酒店和办公室之间的汽车上,哪里都有空调,从没觉得热,今天自己出去玩,才发现雅加达还真是闷热,不舒服。

出租车很便宜,22500Rupee(呵呵,折合人民币还不到20元)就到了旧海港,下了车才发现还真是旧海港,完全没有为旅游开发过的旧海港。除了几个当地人在叫卖明信片和邮票之外,到处是一片破旧景象,破旧的木制和铁制大船(我不知道是否能够称之为舰,虽然一个当地人介绍说其中有一艘船能够容纳1000人,但是我看不出来),中间的废弃荒地,偶尔几个小房子,地上既有货物,也有垃圾,热烘烘的海风带来一阵腥臭味,一开始以为是海腥味,一直走了大概有1公里才走到海边,这才发现可能是以前卸货掉在地上的鱼虾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臭了的味道,只好捂着鼻子看完了旧海港。虽然绵延数百米两边都是船,间歇还有几艘船在装卸货物,景观应该甚是壮观,但是日头的暴晒、破旧的船体、腥臭的味道、空旷无人的废弃荒地,让这一切变得没有意思,不禁感叹,要是在欧洲,可能这个旧海港会成为当地一大景观,军舰、货物、游人、海风、海鸥、阳光,想想都让人向往。

草草看完旧海港,就直奔博物馆了。可惜手上只有一张地图,原以为很近,随脚两步就可以走到,谁知走了足足半个多小时,还在大太阳底下暴晒。好不容易才走到博物馆,有个惊奇的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大广场,叫Taman Fatahillanh Square,四面都是博物馆,一个叫Museum of Fine Arts,一个叫Museum Wayang,一个叫Museum Jakarta,还有一个是由老教堂改建的,嘿嘿,相见不如偶遇啊。

Museum of Fine Arts离我们站的地方最近,也就最先进去。走到博物馆门口,旁边一个中年妇女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和另一个像是博物馆清洁工的人在聊天,看看似乎没什么人管我们,于是径直走了进去,还是没有人管,呵呵,难道博物馆不收门票?博物馆进去以后是一个正方形的院子,中间是一片草地,而所有陈列的物品都列在院子四周的房间里,房间旁边的走廊上还陈列着一些颇有非洲特色的木雕作品(也许是印尼特色,各位看官就先原谅这个没文化的作者吧),忍不住拿起相机拍照。门票的事情也就因此有了转机,刚刚拍了一张照片,那个和别人聊天的中年妇女立刻冲了过来,要求我们买票,两个人4000Rupee,但是因为拍照了,所以需要另加5000Rupee,总共要收9000Rupee。ft,早知道先不拍照了,等到了房间里面再拍照,反正整个博物馆就我们两个人参观,根本没人管。博物馆里主要分成三种类型的陈列物,一是走廊里的木雕,二是一层房间里的油画,三是二层房间里的陶瓷制品。我对陶瓷制品没什么兴趣,倒是仔仔细细的看了油画,也许只有这些就叫做博物馆还有待商榷,但是想想折合人民币一个人才4块钱(这还是算上了照相的钱,如果不算,一个人2块钱都不到),还是挺值得的。

悠悠闲闲、晃晃荡荡逛完了这个博物馆,看看时间,已经下午1点多了,口干舌燥,饥肠辘辘,找地方吃饭吧。因为吃完饭还想继续看剩下那几个博物馆,因此就直接到广场边上的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餐厅去吃饭(这还是跟旁边小店的老板聊天得到的消息,老板很热情,说他曾是其中一个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并给我们介绍每个博物馆的展览内容,一个是展览各种古时刑具、刑法的,一个是展览印尼部落文化的,还有一个我记不清了,甚至还给我们指了一下古时的水牢入口,就在博物馆边上,同时知道我们准备去吃饭,还告诉我们广场边上就有一家,价格适中,有中国菜和印尼菜,如果希望更便宜,可以继续往前走,还有一些小的中餐馆,最后我们临走前还笑着跟我们说他想去中国看看长城)。餐厅的装修不错,环境很优雅,不是印尼的风格,倒有些欧洲的装修风格,人不多,放着舒缓的音乐,感觉很放松,于是也就忍受了看了菜单才发现的那个店主所说的45000一份炒饭、60000一份中盘面条的“适中价格”。吃完饭,困意也就轻而易举地占据了大脑,加上上午一直在走,基本上就没有歇过,腿脚也酸了,更重要的是整个餐厅的悠闲氛围,让我们几乎没费力气就做出了先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的决定。这个决定看似轻松写意,却决定了每趟旅游必有残缺之美的不变真理。

休息到3点,我们又变得精神起来,于是继续向剩下几个博物馆进军,这次进了那个教堂改造的博物馆。进去以后,管理人员也很热情,先是向我们详细介绍了一层有限的几个平米里摆放的印尼特色的面具、人偶以及两个铜锣,并且让我亲自敲了敲锣,体验了一把洪亮的锣声,然后很抱歉的告诉我,因为3点钟博物馆就闭馆了,所以现在没有办法参观,只能等明天了。我ft,3点刚过啊,无奈,只好谢过管理员出来,再看看其他几个博物馆,包括我们已经参观过的Museum of Fine Arts,都已经闭馆了,看来还真是不走运,只好留待下次再看了。

受此影响,我们生怕最后一个景点-国家纪念碑也关门了,于是立刻驱车前往,这一次倒真是不虚此行,不但没有关门,还让我们惊喜了一把。国家纪念碑并不仅仅只有一个碑,而是一个很大的公园,纪念碑位于公园的中间。不知道为什么,假期的雅加达无论哪个景点人都很少,可能都出去玩了,偌大的公园,只有几个人在里面游览,完全没有北京的名胜古迹那种人满为患,不知是看人还是看景的感觉。公园里道路极其宽敞,路边满是热带树木,满眼绿色,甚是清凉,走在里面颇有些天坛的感觉。走到纪念碑下,同行的朱波说好像记得网上提到这个纪念碑有电梯可以上到碑顶,俯视整个雅加达的风光,于是兴冲冲的走进去。问了问价钱,一个人只需要75000Rupee,呵呵,还真便宜。进了电梯,只有三个楼层按钮,1、2、3,难道不能上到碑顶,只能到3层?这可就大大的不好玩了,好在20多秒的2层让我的心定了下来。下了电梯,已是碑顶,放眼望去,雅加达全景毕现,整个城市都在自己的一眼掌握中,许多有特点的高层建筑物也都一览无余,甚至连我们住的酒店Alila都能看到。唯一的缺点是碑顶外围全部用铁栏围住,每个空隙只能伸出去一只手,拍起照片来不太方便,还需要先把照相机从一个空隙伸出碑外,然后另一只手从另一个空隙伸出,抓住照相机才能拍到没有铁栏的照片。想想可能是为了安全着想,否则这可是一个自杀和意外发生的绝佳好地。

看完纪念碑,也就准备收工回家了,坐上出租车,朱波终于说出了一句今天让我印象最深的话“To Jakarta”,呵呵,司机一愣,我也一愣,然后他也一愣,最后才狂笑着改口成“To Alila”。估计司机刚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里想的应该是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

明天就要回北京了,又要连续坐6个小时的飞机了,希望这趟飞机能够换一个地方经停,也好让我再多看一个地方的风景,哪怕是机场的风景。

19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一切水落石出,21号回北京,公务舱,第一次。
18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真是没想到印尼的国庆如此火,昨天工作快做完了,想起来需要买回程的机票了,结果找人一问,没票了,今天又帮我确认了半天,说是从现在到27号的机票都没了,我ft,中国春节也没那么恐怖啊,最多头一两天紧张,第三天至少机票不会紧张了。对方说现在只能等别人的退票了,所以从明天开始每天都要问机场有没有退票,可这算怎么回事啊,如果定了哪一天走,可能还可以假公济私去巴厘岛玩一趟,可是如果每天都需要问,总不能今天刚过去,住进宾馆一打电话说有票了就立刻再飞回来吧。不知道了,明天再问问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吧。不知道这种回程open的往返机票是否可以回程改签其他经停地的甚至是换一个航空公司。

18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今天下午就可以把标书交出去了,事情也算是基本完成了。虽然在若干天之前对方曾经提过可以找运营商交流一下公司的全线产品,不过我想反正印尼马上就要全国放假了(10月20日到10月29日,据说相当于中国的春节,而且不像中国,一年还有五一、十一、春节三次法定的长假,他们只有这一次),估计是没什么兴趣听我们再去谈公事了;而且现在标书刚交上去,应该也属于敏感时期;更重要的是我实在是没有再花精力去看产品介绍,准备presentation的想法了,所以这次印尼之行的公事应该基本完成了。

前几天算是又品尝了一次很久没有体会的忙碌了,每天除了干活就是干活,平均睡眠时间只有估计3个小时不到,初步估算可能每天的纯工作时间达到20小时,哎,惨啊!每天晚上,不是,是每天早上在门童good morning的问候下回到酒店,习惯性的打开电视,但是每次都还没来得及把所有台换一遍就已经睡着了,呵呵,惭愧惭愧。

同时加班的还有公司一帮同事,呵呵,加班到临晨4、5点,看到MSN上面还有人挂着,那种感觉心里可是暖暖的。

现在终于闲下来了,需要考虑回程的问题,可是代理告诉我们,由于印尼长假,机票非常紧张,不能确认能不能买到这几天回去的机票,需要再帮我们问一问。呵呵,要是实在买不到回程的机票,是不是干脆去巴厘岛玩玩,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吧?不过还有某位同志非常拆台的告诫我们,一是去巴厘岛的机票也不一定买得到,二是两个大男人一起去巴厘岛容易让人误解。哎,你说现在怎么事情都不往好处想呢?

15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疯了,这个差出的,每天只能睡不到6个小时,然后再除了吃饭以外,剩下的事情就是:如果我不在工作,那就在去工作的路上。
而且还要忍受那个印尼家伙怀疑的问我“你们北京同事工作努力吗?”ft,虽然我也觉得东西做的很慢,但是还是白了他一眼,“sure, of course”。
呵呵,好在除了我,还有一堆人在加班。深刻体会网络的作用,如果没有互联网,我想这些事情需要花10倍的钱去做,也许还不止。
13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上次来Jakarta,就已经对Alila酒店的服务速度表示了不满,这次不是速度不满了,而是质量不满(虽然态度一直很好)。

周三晚上到了酒店,要求酒店提供上网。酒店的宽带要比国内贵不少,15美元一天,而且在使用上也要比国内复杂,首先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网线接入宽带系统,但是要想真正使用网络,必须输入用户名和密码,而且密码还是有时间限制的,超过时间限制后,就会自动取消,还需要再找酒店申请新的密码。

先插上网线,Maxthon上顺利出现输入用户名和密码的主界面,然后等着酒店把用户名和密码送过来。这次服务速度还挺快,5分钟不到,服务生上来,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用户名和密码,然后告诉我这个密码只能使用一天。当然我首次使用不知道这种时限问题,以为缺省就会开通到退房为止,所以一开始也没有特别声明需要几天有效期的密码,为了方便(不需要每天换密码)就要求服务生把密码延长到7天。谁知道等了半天,服务生再没回来,又等了一会儿,酒店总台打电话过来说我们房间的宽带有问题,不能用,而且只有我们房间有问题,如果我们想上网,可以换房间,但是现在又没有空闲的房间可以换,所以只能去酒店的商务中心上网。还不死心,连用户名密码的输入界面都看到了,怎么就宽带出问题了呢?而且只有我们房间有问题?还是找他要了用户名和密码,说我们要试一下,结果还真的不行,死活进不去,只好作罢。可是事情要做,不上网不行,于是去了商务中心,一台机器(还是酒店的电脑,没法用自己的笔记本,只能用U盘把收到的邮件内容用word文档存下来,再拷贝到自己的笔记本上),10美元一小时,真贵啊!

第二天,找酒店换了一个房间,事先声明要一周有效期的密码,进去第一件事情就是试网络,谁知道这次倒好,IP地址死活分配不到,连输入用户名和密码的主界面都看不到了。再打电话到酒店的IT服务中心,上来一个小伙子,拿着自己的测试用笔记本,摆弄了半天,还是没弄好,又问了问换房间的情况,说原先的房间还能看到主界面,感觉比现在这个房间好啊,不知道是不是总台给错密码了,于是又返回原先的房间测试。嘿,还真好了,真的是总台给错密码了,MMD,把我的鼻子都气歪了,结果又搬回原房间。

折腾了两天,就这么个结果,真奇怪为什么第一天总台非要一口咬定是房间的网络有问题,就是不肯派人过来检查一下。呵呵,我们猜测是因为没有给小费,故意气我们的。

10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真是佩服那些一口气坐十几、二十个小时飞机的人,我才坐了5个小时的飞机,就已经觉得很难受了。
8th October
2006
written by 张乐剑

这次去贵州旅游,不甚顺利,临走的时候就感到有些不舒服,到了以后,发现感冒了,而且有发烧的前兆,于是去的头一天晚上就裹着被子狂睡了一阵,可是头还是昏昏沉沉的,直到第二天又睡了一晚,才基本上好了,只是声音还稍微有点闷闷的。

去了黄果树瀑布、花溪、青岩古镇、红枫湖和天河潭,风景倒是不错,可惜天气实在不爽,从到的第一天,直到走,每天都是阴沉沉的,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飘着雨,地上也是湿的,对于我这种不喜欢下雨的人来说,扫了不少兴。唯一的好处就是下雨,黄果树瀑布也会大一点,看上去更加壮观。

在天河潭,还体验了一把羊赶车的滋味,呵呵,真是同情那里的羊啊,竟然一头羊能拖4个成年人外加一个小孩。

至于青岩古镇,哎,说来真是不爽,由于同去的人不能体会慢慢游玩的乐趣,竟然半个小时多一点就逛完了,连拍张照片都要赶时间,ft!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