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8

18th April
2008
written by 张乐剑
有人抗议我年过30还装嫩,在space上的个人资料里还写着29,首先改过来,其次再对MSN Space表示不满,我都已经写了生日了,具体今年多大不能让程序自己算一下,在网页上动态显示吗?难道还要我记得每年更新一遍年龄?似乎一两年前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从没提过意见,也没见MSN改掉,看来今后也改不了了,因为我宁肯写一篇blog发一通牢骚,也懒得去提意见。
懒啊!懒啊!
18th April
2008
written by 张乐剑
大街上随处可见穿着短袖和短裤的人,4月中旬才过啊,就到夏天了?!FT!
17th April
2008
written by 张乐剑
不想坐东航的飞机,结果选择国航的结果就是只能坐晚上7点的飞机,而从杭州出发坐晚上7点的飞机的结果就是不到四点就要从宾馆出发(4:30出租车交车,4:00以后很可能拒载,晚了又是下班高峰,堵的来不及),到了机场才4:30,傻傻等2个多小时。
明确提出要紧急出口的位置,服务人员告诉我只剩一个中间的位子了,中间就中间吧,只要腿部空间够就行了,谁知道上了飞机才发现竟然给我的是紧急出口偏后那一排的座位,空间小得要命,完全坐直了竟然膝盖还要碰到前面的座椅,更气人的是明明我前面那一排真正的紧急出口的位置还有三个空位子没人坐,竟然不给我。只好趁着飞机刚刚关上舱门,确定前面是空位的时候,赶紧跑到前面,占了一个位子,呵呵,这下舒服了!
可是自从飞机起飞,耳朵就没有安稳过,原本坐在我旁边(就是后面一排的靠走道的位置)的乘客每隔5-10秒就“嗷”一声,一路不停歇(估计是我以前在电视上见过的一种病,不受控制要发出声音),最后只能戴起耳机,以保安静。可是苦了仍然坐在后一排的旅客了,同情之余也在奇怪,看穿着打扮还是一个商务人士,虽然嘴上不停的在“嗷”,但是看书、思考、吃饭各种举动门门不拉,而且面不改色,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果不是他旁边的乘客也多次试探性的看他几眼,我真的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下了飞机,站在回航站楼的摆渡车上,又让我看见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的情境(虽然知道现实生活中这种事情很多)。一男一女就站在我跟前,在车上打情骂俏,但是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情侣,只是旅途中遇到的一对孤独男女。正说着话,女的电话响了,女的拿起电话看了半天号码,跟男的说,我不认识这个号码,是不是打给你的,你不是用了我的电话了吗?咱俩谁接?后来想了想还是自己接了,接完电话,对男的说,幸好不是你接的,是我家老头子的外甥打过来的。男的问老头子是谁,女的回答“我老公”,两个人尴尬的笑笑。
到了航站楼,为了等我的托运行李,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哎,新的规定就是不好,本来不需要托运的行李也搞得需要托运了,托运行李数量大大增加,等行李的时间也大大增加,以后还是要尽可能不托运行李。
出了航站楼,气温还真是挺高的,让我感觉夏天已经就在眼前了,今年不是要热的那么早吧。